探索经济学理论的中国创新评《经济学理论创新的中国探索—基于理论模型视角》

  

  讲好经济学理论创新的中国故事是新时代的一个重大课题,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是焦点。《经济学理论创新的中国探索——基于理论模型视角》是一部将“有效市场”与“有为政府”结合升华到模型层次的经济学理论创新专著。对于市场与政府关系这个焦点问题,中国故事给出了新的答案,“两只手”不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而是可以有机统一的关系。作者以中国故事为主线,整合市场与政府作用有关理论,构建了统一的理性综合经济学模型,提出了相应的宏观经济目标与政策体系,并以此为基础,对经济增长理论、政府与市场作用平衡点等进行了统一逻辑的分析。未来基于中国成功实践的经济学理论创新将发挥更大的作用,中国市场经济模式与理论可望活跃在国际舞台上,助力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进而为全球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开拓新的发展之路。

  (图片 一文)

  几百年来,市场与政府关系是经济学理论持续争议的焦点问题,从亚当·斯密开始,主要经济学理论一直在市场与政府“非此即彼”中循环往复,但中国故事为开启经济学理论创新之门提供了特殊的钥匙。老子《道德经》中的名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折射出东西方文化思维的巨大差异。恰逢其时,我指导的博士生,宗良博士的新作《经济学理论创新的中国探索——基于理论模型视角》出版了。这是一部讲述经济学理论创新之中国故事的著作。值得说明的是,他将西方思维中的“非此即彼”与东方思维中的“度”有机结合起来,深刻分析了“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结合的中国成功实践,借鉴现代西方重要经济理论和方法,运用了市场与政府关系统一的新思维,结合定性与定量分析,构建了自成一体的经济学理论体系。本书的几个主要特色值得关注。

  关于经济学研究范式和方法的创新思维

  当代主要的经济学流派概括为两种经济学范式:市场经济范式与政府干预范式。二者看起来是完全对立的,但其实在现实中是融合的,并且在宏观层面二者的基本思想也是同源的。无论是市场经济的分析模式,还是宏观调控的分析模式,都无法包容对方理论中的合理性,从而无法运用相应的经济学理论和模式,对现实经济市场和运行情况进行准确分析。中国的成功实践引发研究范式和方法的新思维,为经济学理论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西方经济学不同流派间的分分合合由来已久,当前又到了需要对宏观经济学进行再次整合的时候,但这种整合需要有批判性和革命性。要从理论角度对中国道路的实践经验进行解释,就必须突破西方主流经济学的范式。显然我们期待的新整合是一种基于中国实践、反映最新经济学理论成果、全新范式的经济学理论创新。

  经济学方法论是经济学理论发展的重要基础,它探讨的是人们对经济活动的认识方法。研究方法的合理性对于构建经济学理论大厦、增强经济理论的科学性十分重要,它需要对建立经济理论的基本观点和逻辑安排进行综合的考量。

  追本溯源,作者还从哲学和历史的维度进行了分析。本书关注到中国古代的经济学理论,2000多年前的管仲,作为历史上少有的集经济思想与实践于一身的经济学家,在现代市场经济、宏观调控与国际贸易三大重要理论当中,都能看到他思想的影子,这从一个侧面佐证了市场机制与政府调控有机结合的中国市场经济模式,能够成功的内在逻辑。

  强调中国故事是经济学理论创新的源泉和动力

  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中国经济实现了快速的赶超,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顺利突破“马尔萨斯陷阱”,成为中高收入国家,创造了世界经济发展史上的奇迹。1978年,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381元人民币,是当时世界上典型的低收入国家;2019年~2020年,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连续两年达到1万美元以上,已经跻身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行列。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发展经历了一个较长的黄金发展期,这就是经济取得成功以及为何能够取得成功的中国故事。

  中国坚持以改革开放为主线,建立健全了中国经济发展模式,提供了经济学理论创新的动力和源泉。中国摸索出的一套比较合理的改革原则和方法,不仅在实践中有效,而且还包含了很深的经济学逻辑。其实践主线和理论思路可以概括为:改革——从“市场调节为辅”到“计划”与“市场”相结合,到“基础性作用”,再到“决定性作用”,宏观调控下的市场化改革助推了社会发展和市场经济理论创新;开放——从建立特区试点开放,到加入世贸组织,再到“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等国际倡议,国际贸易规则下的开放政策加快了全球化进程和人类命运共同体与国际贸易投资理论创新。

  展示了政府与市场关系从对立转向统一的新思维

  这部专著将“有效市场”与“有为政府”相结合,再升华到数理模型视角,进行经济学理论创新。几百年来,经济学理论一直围绕着市场与政府的关系而展开。从亚当·斯密开始,西方经济学就把政府和市场对立起来,此后无论是哈耶克与凯恩斯的世纪之争,还是所谓的咸水、淡水学派的争论,尽管对立的程度有所差异,但基本逻辑都是在市场和政府之中二选一。中国故事给出了新的答案,“两只手”不再是“非黑即白”的关系,而是可以结合并走向统一的关系。

  市场与政府关系是宏观经济学理论的核心问题。经济运行中既有“看不见的手”的作用,但同时还有“看得见的手”的作用,作者打破市场与政府“非此即彼”的循环逻辑,构建了“看不见的手”和“看得见的手”有机结合的理论模型,通过权重解决了经济学理论中一般与特殊的关系,以中国之实践经验在一定程度上破解了悬而未决的经济学理论难题。

  作者从市场经济和政府作为相结合的角度,分析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实现政府与市场关系从对立向统一的转变,改变了市场或政府作用的单维思维模式。强调从单维视角去评价两者结合的制度,就必然会产生“双重标准”,只有用市场与政府作用的统一思维,才可妥善解决相关问题。

  从理论模型视角提出了自成一体的经济学理论体系

  作者在深入研究经济学理论模型的基础上,从增长逻辑出发,整合市场与政府作用有关理论,构建了统一的理性综合经济学模型,同时提出了相应的宏观经济目标与政策体系,并对市场经济模式的评价给出了新的标准,即以市场作用指数超过一定比重作为评价标准,或者说一个市场发挥决定作用并且是“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相结合的体系,就是市场经济模式,得出了市场经济模式具有多样性的重要结论。作者的模型分析显示,中国市场经济模式与其他典型市场模式不是“是与否”的差异,只是“度”的差异。

  本书全面分析了宏观经济学理论的发展历程与变革前景,论述了经济学研究方法论应从单维转向多维;阐述了当代重要经济学理论和方法与理性综合经济思维的逻辑联系;从中国故事与经济学理论创新的视角,构建了理性综合经济学理论模型,探讨了相应的政策框架体系及政府与市场作用平衡点,并以此为基础,在构建数理模型与实证的基础上,完成对经济增长理论、经济周期理论、“中等收入陷阱”理论、改革理论以及国际经贸理论等具有统一逻辑的创新维度分析。本书最后通过揭示东西方文明演进、价值观和思维模式的差异,分析了导致经济理论和治理模式差异的文化根源,并通过构建理论模型对新冠肺炎疫情下“双重标准”进行理论分析,认为全球应迈向和谐共赢的理性治理之路。本书从数理逻辑视角得出了许多重要而独特的结论。

  源于实践,在实践中发展,未来将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在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的同时,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既是理性的选择,也是最有效的经济发展路径。中国的实践经验和理论创新为世界各国提供了新的经济理论模式选择和公允的评价标准。当前,世界各国并没有绝对的市场或政府模式,只是两者的成分和作用程度有所差异。利用关税和制裁大棒对别国进行制裁或威胁的做法,严重违背市场经济和国际经贸规则,不能作为“标杆”的市场经济模式。近年来,美国、欧洲未按世界贸易组织(WTO)规则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是不合理的,已经超出了理论或实践的标准界限,相当于自己拿枪、别人用棍,居然还说别人对自己生命有威胁,这意味着市场经济标准需要根据现实情况进行适当调整。实践将进一步证明,中国市场经济体制和模式的合理性与有效性,未来还将不断向前发展。

  中国市场经济理论既脱胎于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也顺应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潮流,未来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和理论将推广到国际舞台,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进而为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开拓新的发展之路。中国故事是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也是一个可以让人们憧憬未来的故事,它给全球有关国家或地区经济发展提供了新的模式和理论选择。《经济学理论创新的中国探索——基于理论模型视角》将为我们在新时期思考经济理论与实践新课题,提供一个新的思维方式。

  (作者为中国国际金融学会原副会长)